首页>在线视点>就事论事>正文(温馨提示: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“阅读模式”,影响了您的阅读,请您点击右上角的“阅读模式”关闭按钮。)
我眼中的70、80、90后的卷烟消费者们
2020年01月21日来源:烟草在线专稿作者:清水

  2020年可能是卷烟消费的一个年龄分水岭。70年出生的消费者已经迈进了知天命的50岁,80后不惑,而90后已经开始而立……伴随着这一年结束的,是结构提升不断增速的2019年,以及不断增长的各种消费成本。笔者看着身边各个年龄段的消费者,不禁好奇,他们的卷烟消费倾向是否发生了改变?

  老王是笔者接触的70后,单位领导,女儿大学,家里还有副业。按理说,这一阶段他的生活压力应该是最小的,但是看他抽的烟,只有万年不变的软红塔。

  “好抽,从来没换过牌子。”作为资深烟民,老王执着于玉溪产软红塔的云烟味道。即使是平时我们给他敬烟,他也大多数是礼貌的接过,回过身还是拆开那熟悉的白色包装。他的办公室抽屉里面常年保持5条软红塔,用他的话说,一周的量。

  和他差不多的是老张,年龄相仿,抽烟却很算计,也许是因为家里的儿子准备结婚,他抽的烟更多的是银色利群,他并不挑烟,经济的压力虽然没从他口中说出过,但大家心里都清楚。

  作为70后,孩子正在30岁左右的适婚年龄,而自己也进入了人生奋斗的后半程,可以说经济压力大,职场升迁也遇到了天花板,生活更侧重于自我舒适,精打细算成为了生活的习惯。再加上早已形成的消费习惯,70后已经逐渐离开了卷烟消费尝新的群体,他们更注重的是卷烟的物美价廉和品质如一。

  但是,他们同样是最坚定的卷烟消费者。

  “抽到抽不动再说。”这是老王和老张的共同口头禅。

  80后人群的分类就比较复杂了。小刘是单位的年轻中层,朝气蓬勃,工作积极,他喜欢消费的卷烟品类很多,每天都可以看到他抽不同品牌的卷烟。就如同他自己说的一样,“要有挑战的欲望。”而隔壁办公室的小李却不一样,他虽然也抽烟,但因为一直没有提拔,加上家里两个孩子,卷烟只能是一种被压抑的消费,偶尔见他抽烟,也是眉头紧皱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不过整体而言,80后的消费者对于新品卷烟还是很有尝试欲望的,尤其是敬烟作为社会交际的必要工具,常被他们用作拉近关系的一种好方法。但80后的经济压力同样很大,是否消费中高档的卷烟,一方面取决于实际消费能力的大小,另一方面取决于他们对未来发展的预期。由此可见,80后的卷烟消费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定式,喜欢尝鲜,但也量力而行,因为他们职业生涯的不确定性。

  铭铭是单位的90后,虽然当前90后已经成为了很多企业的中坚力量,但在较为稳定的企事业单位,90后仍然还处在小字辈的阶段。他的卷烟消费观念很奇特,那就是只有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才会抽烟,而且只抽甜嘴的细支烟。至于他喜欢的事情则很新潮——夹娃娃。在单位对面的商店里夹娃娃时,他烟不离口,神情专注而认真,一站就是1个多小时;在他们同好的QQ群里,一侃大山就是一上午,一包烟很快见底。在其他时候,他的桌子上则摆着一个他花400块钱从前辈手中买来的二手电子烟,没事儿的时候抽两下,也不需要敬烟,也不要别人递过来的烟,用他的话来说,“平时冒冒烟就行,无非是个圈子。”

  消费习惯首先取决于经济能力,但经济因素对不同年龄段的影响却各不相同,再静下心分析,那就是对社会认知和自我发展的定位各不相同。70后社交行为减少,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家庭和健康,于是对卷烟的消费更执着于老味道和价格因素;80后正当年,如果经济允许,他们肯定会想抽最好的烟,以期迅速进入他们父辈的圈子,得到父母有意无意间灌输给他们的那套阶级圈子的认同;90后接触的社会范围更广,爱好更加多样,计划生育政策下的他们更受宠爱,自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但他们自我认同强烈,又受到社会禁烟大形势的影响,反而对于抽烟并无太多的兴趣,对卷烟的认知不过是一种普通消费品。

  笔者接触更多的90后并不吸烟,作为一名中年人,当你拿出一包卷烟无人接过的时候,更多的感受是一种隔阂;而作为一名烟草行业的观察者,感受更深的却是深深的忧虑。

  90后获得认同感和价值感的欲望比80后更强,但普遍性孤独、普遍性轻度抑郁、普遍性失眠。如果烟草行业仍然找不到将卷烟消费习惯下沉到90后的途径,那伴随着社会老龄化到来的,可能就是数九寒冬…… 
 

猜你喜欢